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要喝一点花蜜吗——冬春夏秋的花蜜

冬(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自家房屋左边的小花圃里面,生长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看起来似乎是某种花朵?

巨大的茎株,简直比我的身体还要粗,那个大小,看起来足足有一百五十厘米以上。

【到底是什么时候  】

我伸出手,在茎株上摸了摸。

(冷的啊  )

顺便说一下,现在是冬天。

我自家的屋子建立在郊外的林中——你问我为什么?因为我的职业是护林员。不过现在是冬天,而且还下着大雪,大概也没有什么傻瓜进入林中了。所以每年到了这个季节,我都是十分地清闲,唯一一件很累的事情就是必须在冬天快来的那段时间里赶快把自己的地下室储蓄满,为此曾经拜托过住在附近的半人马小姐。
三天前突然下起的大雪。

那可真是前所未有的量呢,过去的十年里面我还都没见到过.我自然是躲在了屋子里面,每一日就依靠壁炉与地下室的食物,翻阅着那些没看完的书籍,借此度日。

今天好不容易终于停雪了,结果出来清扫道路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啊?】

花草图鉴也不是没有看过,但是印象中没有这么大的家伙吧。

【嗯  】

我又摸了摸那个茎株。

【总觉得好可怜呢  被埋在雪里面很久了嘛。】

因为是护林员,所以我也对花草一类的东西有比较特别的兴趣,平时也将在林中看到的那些少见珍贵的花草带回到家里栽种.【好吧,就将你带回房间里面吧。】

这可不是什么疯狂的举动,别看这株植物那么巨大,但是我已经检查过了,它的根茎出人意料扎得不深——或者说,这么大的植物,根茎却并不发达.所以我才会很自信的说,要将它移植到室内,刚刚好有一个大型的花盆可以容纳下它的下体.【呒嗯嗯嗯嗯       !!!】

果、果然!

好重啊!

真是对得起自己的体型啊,比起不正常的根系,这个体重就十分正常了。
我几乎是用拖着把它带进室内的,后来为了抬起它放进花盆,差一点儿连腰都闪了。

【哎呀哎呀  】

想老头子一样,用拳头轻轻锤击后背的同时,我用水壶给了这个新的植物家人浇了一些水。

【你应该是一朵花吧?】

我笑着对它说道,这种行为看起来有些傻,不过反正四周也没有人。

【我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从零下地狱带出来的哟,至少开出一个美丽的花朵作为给我的回报吧。】

嘛,虽然只是一株听不懂人话的植物而已。

 晚上,我一往如既地很早就睡下了。

白天就已经足够冷的林中冬日,在夜晚就更加冷了。

调整好壁炉后,我就换上了睡衣,匆匆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好冷啊啊啊    】

被窝啊,要是没有人暖的话,在冬天里面是一个让人既爱又恨的东西呢。将已经被体温捂暖的衣服脱下,然后换上冰冷的睡衣,钻进冰冷的被窝,接下来还得用自己的体温将它缓缓温暖。不过要是暖和起来的话,那就是天堂了。

【要是有人可以给我暖被窝就好了  嘛,这也是不可能的啦!】

自言自语的我,睡了下去。

 半夜。

咕  咕噜  啾噜噜  【嗯  】

我被一阵粘稠的水声与拨弄感从梦里面拉扯了出来。

【大半夜的搞甚么啊  】

麻麻的,粘粘的。

刺溜、刺溜  从下体传来的舒服快感  【呜  呜喔噢噢噢!!】
一个女人,正在亲吻着我挺立的下半身。

【啊  啊啊啊、啊啊  】

梦、梦吗?

我在梦里面吗?

【  好饿  】

她贪婪地舔舐着我的阴茎.【好想要  精液  好饿啊  好冷  】
温柔而又紧紧地将我抱住。

【呜啊  】

这个糟糕啊,要忍受不住了。【噗啾  】三下两下,我就立刻缴械了。灼热的精液,在尿道口的帮助下,狠狠射入了她的口中。

【呜呜嗯   】女人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她舔舐地更加卖力了:【精液  精液  好美味,好热  多谢款待  】

这时,我勉强积攒起了力量,拉开了背后的窗帘,藉助月光,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样子。

翡翠色的肌肤,深绿色的长发,紫色的瞳眸。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应有的特征,但是她却偏偏长着人类一样的身体,丰满圆润的乳房,绝色的面容,以及下体  不经意间转过头,才发现那个白天带回来的植物已经完全绽放了,剥开了外层的花叶,打开的是内部粉红色的花瓣,满满装载内中的,看起来似乎是花蜜的样子?

【阿娜温!!】

我猛地惊醒了过来。

原来如此啊!

植物类的魔物,难怪在花草图鉴里面找不到呢。

这是魔物啊!

【嗯呜  哎咻  】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趴在身下的阿娜温低吟着,攀着我身体与手臂,爬了上来。

【因为太冷了  所以被这儿的温度吸引过来了  可是,进去拜访之前  被雪埋住了  谢谢  精液好美味  多谢款待  】

这样啊。

【呜  】

但是立刻又发出了无力的呻吟的阿娜温,【没、没力气啦  】

看起来是肚子太饿了,所以迫不得已从自家的花朵里面爬了出来,结果摄取到了精液却又不足以补充消耗的体力。

冬(2)

【喂喂,别睡过去啊!!】

睡意全无的我立刻抱起了她,【马上带你会花苞!】

我想也不想地就抱起了她,重量居然意外的轻.看起来人类和魔物的构造果然不同,而且尤其是这种植物模样的魔物。

【呜嗯   !】

她的双手很自然就环在了我的脖子上,冰凉的肌肤紧紧贴着我裸露在睡衣外的皮肤上。感觉上去有些黏糊糊又香香的,难道是花蜜?

【元精  给我更多  】

在我耳边低声呢喃。

【喂喂喂,现在可都快要挂掉了哦?还想着那种事情?】

我一边说道,一边快步上前,不出几个呼吸便来到了那朵巨大的花面前。
虽然我知道魔物们只要有元精就会恢复过来了,不过虽然魔物会因为元精而主动袭击人,但是只要是正常的守序男性,没有人会看到漂亮的女性就直接上了她吧?

【呜喔,好魔物!不来一发吗?】——怎么可能啊,我可是绅士的哟?变态才会这样吧?

(  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现任的魔王从魅魔变成了夜魔什么的,那么所有的魔物娘岂不都变成【魔物男】了?总觉得,要是那样的话倒是未必不可能不会出现见面就亚拉那一卡的情况了  )

扯远了。

首先扑鼻而来的是那种闻上去就知道又甜又粘会呛到喉咙的蜜味,低头一看果然是如同我预料中的那样,花朵的内部就犹如一个小浴池,四周有突起的边缘可以坐立,内中的大小足足能够容下两个正常人。而里面装满的内容,当然是那些金黄色的、香甜的、黏黏稠稠的阿娜温花蜜了。

【快进去吧!】

我小心翼翼扶着她,首先将她那碧玉般的双足浸入了蜜中,然后一点一点,扶着她的身体让她回到花朵之中。

【不要啦  别放开  】

但是到了最后一步,她的手却依旧抱在我的脖子上,不肯松开.【你——呜!?】

正想要对她说点什么,但是却立刻被阿娜温的双唇堵住了。

花蜜般甘甜的津液顺着她灵巧的舌头,在我的口中搅动了起来。

【进来  】

用眼神与肢体的语言向我如此述说到。

那些花瓣四周的藤蔓也在这一刻好似活了过来那样,飞快地抓住了我,并且褪去了我的衣服。

(呜哇啊啊  !!)

我就这样被抓了进去  【整整  整整被、被榨了一个晚上  】

第二天的我,擦干净了身上残留的花蜜之后,勉强穿上了内裤,精疲力尽地在床上休息。

那朵阿娜温小姐总算恢复元气了。

作为代价,我的元精都被她给抽走了。

要是现在有一面镜子的话,估计我就会看到某种白色的气体状事物从我嘴巴那里飘了出来  是我的魂魄吧?

【要喝一点花蜜吗?】

阿娜温趴在自己的大花朵里面,探出了裸体的上半身笑着问我。

【不必。】

我谢绝了她。

昨天晚上就是被连续榨汁五次之后,完全精疲力尽的我被她用接吻的方式喂下了花蜜,结果下半身不顾我的本体已经不行了,又立刻充血站立起来,导致直到凌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我已经被反复侵犯了二十次以上了。

看起来,阿娜温的花蜜简直就是天然的伟哥啊。

【修斯的元精  真好吃  】

她捂着脸,回味昨夜的事件。

名字的话,在昨天晚上交合的时,她趁着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给掏出来了。
【话说,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啊?】

【原本我是住在北边的森林洋馆那里  可是啊,那边的女主人好像因为害怕花粉症,所以就把我给赶走了啊  但是这附近的土地养料好少呢,所以想要找一些额外的食物,可是人家的移动速度很慢啊  】

【哈  所以就在找食物的途中被大学埋住了啊?】

【嗯,但是没关系哟,因为已经找到食物了啊。】

【  呜  】

这就算是同情心泛滥的报应(好报)?

嘛,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

【能不能  做我的,夫婿大人呢?】

她笑道,碧绿的肤色浮现了桃红的云晕,像是女孩子为了掩饰害羞而玩弄自己的头发移开目光那样,只不过阿娜温手中摩擦玩弄的是自己的藤蔓。

被表白了啊。

(说起来,似乎只要被魔物娘们找上门,就没办法躲开了啊?)

我回头看了看窗外。

外面依旧风雪大作。

【我说啊。】

【嗯?】

【先把这个冬天熬过去再说吧。】

春(全)

虽然多了一个人(植物?魔物?),但是阿娜温基本上不会消耗我储备的粮食,她只会想好储备在我的体内的元精而已,而且阿娜温的花蜜还有恢复精力的能力。所以,总的来说,这个冬天我还是像平常那样熬过去了。

要说唯一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被榨汁吧。

因为冬天一直呆在房间里面没有事情做,所以一旦闲下来之后,阿娜温就会时不时地爬到我身边,然后索取元精。虽然这种事情对男性来说是很爽没错啦,但是一直被榨汁的话,还是会觉得累的吧?

这可不是游戏啊!

没红没蓝喝瓶药剂就完事了,真人可是由耐久度的啊?就算是红蓝满值,耐久度还是得靠时间来补充的唷?

为了能够在活到春天,我与我家的阿娜温(她已经完全以我的妻子自居了)
开始了斗争。

 哈?你问我结果?

我这个人还站在这里啊,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吗?

虽然还经常被她在半夜袭击(用藤蔓把我拉进花朵里面而后侵犯),但是只要没有直接和她肌肤接触,我有自信自己能够忍耐下去。

然后就在这样的斗争之中,春天来了。

我也终于能够用【护林员就要去巡视森林了呀】这种借口,来暂时避开我家那位热情的妻子了。

***********************************************【低级!】

与我同行的女士听完了我在这个冬天的遭遇之后,狠狠骂了我一句。

哒哒哒,哒哒哒.清脆的踏步声,充满了攻击性的气息,这正是我的同行伙伴,与我作为护林员而巡视森林的半人马小姐【哈莉娜】。

不知为何,今日真是杀气浓重呢,哈莉娜小姐?

【今天你好像很烦躁哦?】

【没什么.】

把头扭到了一边。

【哼  整个冬天都和阿娜温在一起呢  肯定很舒服啦,男人都是这样呢  】

【才没有那么一回事啦  】

【  待会送我一些花蜜吧。】

【  喔  】

巡视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下午。

然后我和哈莉娜小姐来到了我的小屋,按照她的要求,我要送一些花蜜给她。
【到底是要做什么用的呢?】

【想要酿一些花蜜酒,到时候也分点给你吧!】

【喔喔喔喔!那么就请多拿走一些吧!到时候也多分一些给我!】

正当我们这样说着的时候,正当我想要推开家门的时候,我的家里面,传来了,意想不到的对话。

【  哈呜  】

【嗯  呃  】

【不要  】

【哈  太太的  好棒喔  好甜唷 】

【  不要啦,夫婿大人就要  就要回来  】

【有什么关系嘛  比起这个,太太的ㄋㄟㄋㄟ真是赞喔?就连下面的蜜汁  】

【嗯哈  啊呜     不行,不能再、再这样  】

*********************************************************【  】

我,以及哈莉娜小姐,在这一刻好像是中了拉米娅的石化能力。

尤其是我,似乎还被用螳螂娘的刀子狠狠在股间收割了一下那么痛。

【  修、修斯?】

【  弓箭。】

【哎?】

【弓箭给我。】

【要弓、弓箭做甚么  】

【当然是教训那个家伙啊混蛋蛋蛋蛋蛋蛋蛋!!!!!!!】

真有胆啊臭小子!!

有胆量捅我家的阿娜温啊啊啊啊啊啊!?

看老子我不把你射成马蜂窝啊!然后用树干把你从菊花到嘴巴穿一个透心凉,再请住在森林南边的沙罗曼蛇小姐来一顿炭火烧烤啊你这个家伙!!!!

【冷静啊!!】

【怎么冷静啊?!我的头上都长草了还冷静个头啊?!】

暴走的我,一脚踹开了自家的门.【哪里来的混蛋东西现在就给老子去死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呃?】

已经,将弓箭拉到满月了的我。

在门外捂住了眼睛,不敢看人间惨剧的哈莉娜小姐。

以及,在花朵里面,沾满了蜜汁的阿娜温,与  一只  一只  蜜蜂。
【  哎?】

————————————————————说明略,请看图

————————————————————最后,采蜜的小蜜蜂连一滴蜜汁都没有搞到,大哭着被我给吓跑了。

哈莉娜小姐也没好意思向我提起花蜜的事情了,她最后也是通红着脸急促地和我道别了一声后,就快步离开了。

【对不起!!!】

晚上的我,对着趴在花朵里面的阿娜温,下跪。

【什么都不知道的无知的我,误会了老婆大人,真是对不起!!!】

【没事 啦 】

她依旧是那种软绵绵的语气。

轻柔的,用藤蔓将我缠绕了起来,抱着我:【蜜蜂小姐来的时候我就和她说了啊,我已经有夫婿大人了呢,所以不能再让她来采蜜了喔  】

【呃  】

【但是啊,修斯居然这么关心我呢  好开心  呜嗯  修斯  】
【呜喔!】

糟糕  好像不知不觉,又进入那种模式了吧?

 算了,就、就当做是赔礼好了  【可以吧?】

她以充满了欲望的目光与语气,这样问我。

【  随你的便啦。】

【嘿嘿  】

得到了,最棒的响应。

她开始在我的身上亲吻了起来,用温热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肌肤.【  喂  我才回来啊,身上都是汗水啦  】

【哈呜  这个,对我来说,就是【蜜】唷?】

来回在我的脖颈与腋下舔舐的阿娜温,同时也用藤蔓剥去了我的衣服。
【修斯的味道  啊呜 】

最后咬住了勃起的阴茎,并且将已经剥去了衣服的我,拉入了花朵之中。粘稠而浓郁的花蜜,将我的身体都浸入了其中。我就像是躺进了浴缸那样,双手扶着边缘,任凭她的吸食。

【已经、已经着迷上了哟  所以不会和别人的啦  】

啵  啾噜  滋啵  滋啵  滋滋  用舌头卷起了一丝花蜜,然后在我的菇头上来回舔弄着,最后又顺着肉茎,然后来到下腹、胸膛  接着用已经蓄满了甜蜜混合液的舌根,卷入了我的口腔之内。

【唔  啾  】

我们开始了接吻。

互相拥抱着对方,她压在我的身上,经泡在蜜中的下体还尚未连接,阿娜温一边用舌尖缠绕着我的舌尖,一边用光滑的下体在我的阴茎上面缓慢而有序地上下滑动。

咕啾,咕啾  嘴唇被彼此的唾沫濡湿  真是甜蜜的味道。

【晚饭,开动啰?】

用膝盖顶着,坐立了起来的阿娜温,她的外阴就像是另一张嘴一样,咬住了阴茎的菇头.【下去了  】

滋滋滋  润滑,毫无阻碍,一下子就到顶了。

【呜哈啊  】

快感一下子就袭击了上来,那双紫色的瞳孔向上翻了起来。阴道的柔软肉片,则像是咬住了名为阴茎的吸管,吮吸着,向内部用力地收缩了起来,噗啾、噗啾。
【哈啊  哈呜  】

扭动起了腰身。

【好美味  好舒服  】

咬着手指,眉头因为极力地忍耐,而皱在了一起。

【哼  】

【  哎、哎呀  !】

发出了惊呼的阿娜温,我拉着她的双手,向自己这边拉了过来,接着就开始玩弄齐了那辆团碧玉般光滑,却如同棉絮般柔软、橡皮般弹性的乳房。

滋  咬住了蓓蕾的尖端,吮吸。

【下面的话,就是花蜜,要是这边的话,会是奶蜜吗?】

【呜嗯  不、不可能的啦  】

我用双手玩弄着那两个只有我才能玩弄肉球。

它们在我的挤压之下,变化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用手指搔弄着润滑的边缘,用舌头舔弄着硬挺的乳首,阿娜温因此发出了一波一波高亢的呻吟。

她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我也因此而得到了剧烈的刺激。

【好舒服  修斯的  舌头  继续  继续吸我的  】

抱住了我的脑袋,像是要给小宝宝喂奶那样。

但是其实真正给对方喂奶的,应该是我才对。

【能够射出许多吧  修斯的元精  可以,满满地射出来吧?】

【嗯  】

阴道内的变化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更大了。

【呜嗯  啊  好舒服  !】

我低声而含糊的嘟哝道,口中喊着她的乳首。

【精液,满满的进来了哟  】

快乐而愉悦的阿娜温。

【咕嘟  】

咽下了品尝美味的口水。

【  美味  】

咕啾咕啾咕啾。

【还要更多啊  】

【呜  】

*********************************************************结果还是
被榨到了第二天啊。

一直到阿娜温的肚子都被我的精液给装到隆起,看见了白白的元精从蜜壶中流到了花蜜里面,她这才恋恋不舍放开了我。

【啊啊  估计这个春天就会以这种模式渡过了吧?】

我抚着脑袋感叹.话说,第二天的时候,半人马哈莉娜小姐又来我这边了。
【能、能分一点儿花蜜吗?】

对我请求。

【怎样?】

我看向了我家的阿娜温。

【嗯嗯,没问题喔。美味的花蜜,要分给大家才会更美味呢 】

大方的阿娜温。

半人马小姐开心地带着满满一桶花蜜离开了。

【花蜜酒酿好之后,我也分给你们一些  】

嘛,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她,那些花蜜已经被我的精液给融合过了。

夏(全)

【好热  】

被夏日的炎热所袭击的我。

晚上,真的好热。

已经把床铺全部换成竹席了,但是我还没有大胆到打开窗户通风,之前曾经因为贪图凉快而打开窗户,结果被梦魇给榨汁到了死去活来。而且现在我家里还有一朵出产花蜜的阿娜温,天晓得那种气味会把什么魔物给引过来,所以绝对不能打开.【好热  要死掉了  】

翻身,然后————嘭!

掉到了地板上。

好痛,但是因为换了一个地方,所以很凉快。痛感立刻就被凉快感给替换掉了,穿着单衣短袖与小短裤的我,以大字张开的模样在地面上喘息。

热的话就要喝水,但是我的肚子已经涨到喝不下去了。

(听说  东瀛那边似乎有一种叫做雪女的魔物?要是这个时候能有一头雪女就好了  )

吧嗒!

蜜汁,滴到了我的脸上。

从花朵里面爬出来的阿娜温,身上还沾着花蜜,一脸不满地看着我。

【  刚刚在想别的女人对不对?】

【  没有啊  】

我说道,伸出手抹去了脸上的花蜜。

【下次出来的时候能不能把花蜜擦干净?】

【什么嘛  人家的花蜜别人想要我可都不会给哦?】

有些生气的嘟起了嘴,双手抱住了放在胸前,发出了对自家花蜜的自豪宣言。
啵咚 因为这个动作,而抖动的美丽胸部。

(真是绝景  )

从下面看,已经完全看不见阿娜温的脸了,因为根本就被胸部给遮住了。
【啊拉 】

眼尖的她,发现了猎物。

【修斯想要吗?没问题唷,什么时候都没问题的 】

【呜喔!等等,拜托!我现在很热耶  要是再剧烈运动的话  】

【哎咻 】

扑到了我的身上。

【啊啊——!热、热死了啊,要热死人了啊!!热死  呃?】

 呜哦?不热呢  而且意外地凉快???

【噢噢!好棒!】

下意识的,为了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冰冷,我反过来抱住了她。

【呜呼 好少见呢,修斯想要主动吗?】

咯咯笑着的阿娜温,热烈地回应我的拥抱,冰凉的双腿缠住了我的下腰,紧紧贴着我的胸口,将两团碧玉色的乳肉压迫了上来。

【我都不知道啊,阿娜温的身上会这么凉快!是为什么呢?】

【  凉快吗?】

她将头贴在我的脖颈上,那真是舒服极了。

【大概  是因为人家是植物的关系?】

【植物啊  不过怎么看你也已经不算植物了吧?话说之前冬天的时候你也一直喊冷要我的体温来取暖  你难道是冷血动物吗?】

【真过分呢,人家可是很热情的啦 】

啊呜。

咬住了我的嘴唇,开始了接吻。

 头一次,体会到了这么棒的感觉.冰冰凉凉的嘴唇,濡湿的唾沫也好像是冰镇好了的蜜水,在我们的口腔中交换搅动。

【呜嗯  】

很快就被我反过来压制了。

因为这一次难得的感觉不错,所以我变得非常主动了起来。

阿娜温也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双方都十分畅快的交合了,所以她十分积极地配合起了我的动作。我抱着她,而她的双手则在我们两者的身体之间向下蠕动,然后来到了勃起的阴茎那里,小心翼翼褪下了内裤,让忍耐了许久的下体嗅到了新鲜空气。

【修斯的这里,也好热呢 人家来让它凉快凉快吧 】

用冰冷的手指,与娴熟的手段,开始了按摩。而且还有花蜜从双手的掌心之中渗透出来,变成了润滑液,真是舒服极了。

【你这个小家伙 】

我换成用左手单手抱着她,舔了舔空出来的右手手指。

【  话说,后面的那里还没有被开发过吧?】

【?】

还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阿娜温那张享受我的拥抱的迷糊表情上,出现了疑惑的神色。

【嘿!】

哧溜——后臀的股肉,向内部滑入,然后进入了在迷糊之后的后庭洞穴。
【呜哈——!】

难得地发出了不一般的叫声的阿娜温。

【那、那那那那那那里是——!!】

【嘿 】

很可爱噢,这种被我掌握了主动权的情况可是头一次呢,要好好享受一下啊。
所以不待她说什么,我立刻扑上前,用嘴巴堵住了她想要说出来的内容,同时阴茎摆脱了阿娜温的手部按摩,一下子进入正题,刺入了她的阴道。那里原本就已经湿透了,又因为刚刚被我入侵了后庭,所以这一次分泌出来的水分比平时还要多。

【啊  啊呜  呜啊  !!】

颤抖着,蠕动着后臀的股肉。

就像是当初我想要拒绝她的交合,但是结果还是逃不出那种舒服的射精感一样。阿娜温现在就是这样,第一次被我玩弄那个地方,第一次感受到了全然不同的快感。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必须从内部涌出的那种舒畅感,真是  有点儿变态般的快感,想要拒绝  可是好舒服  翘了起来的后臀,想要蠕动内部的肉壁将我的手指挤压出去,可是这种姿势再加上润滑的体液,却反而让我能够更加深入进去。

【拿  拿出来啦  】

有一点儿,要哭的样子,可是又十分享受。

【哈  阿娜温也头一次会拒绝吗?平时你可是很主动地唷?】

【但、但是  这一次、这一次是  呜啊啊  啊啊、啊啊啊  !!】
手指与阴茎都在向内部进发.我干脆将她抱了起来,由植物组成的身体,并不是非常重。

沉浸在羞耻与快感的夹缝之中的阿娜温,哭出来的泪水,到底是因为耻辱呢,还是被快感给侵犯到了喜极而泣呢?

【这样又如何呢?】

我坏笑了起来,将她压在了墙壁上。

【啊啊——呜啊啊啊啊——!!】

因为压力,而顶到了子宫.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缓慢的抽插,因为我不想让她从这种被满满充实地感觉之中解放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平时不是都喊着要被我给满满地填满吗?】

【呜  啊呜呜  】

已经完全讲不出话来了呢。

【那么就给你了唷?我的精液  呃嗯  !】

白色的人类产植物肥料,发射 !

噗咻、噗咻!

注满了子宫与引导。

噗咻、噗咻!

欢快的搅动了起来的我的液体与她的液体的混合物。

 结果,这天晚上我们又连续做了三次,然后就保持着交合的姿势在地板上睡了过去。

【  呜喔!!!好热啊啊啊啊!!!!】

半夜,被热醒的我。

【呜嗯 ?】

紧紧抱着我的阿娜温,沉睡的她露出了幸(性)福的笑容。而热源的发散源头,正是她。

原本冰凉的她,已经被我的体温被变得一样的温度了。

【快  放开啊  】

【呜呼呼  修斯  好温暖  ?】

【啊啊  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  !!!】

夏天,性福地享受着后穴被开发的另类快感的阿娜温,已经被热浪与性爱拉入灼热地狱的我。

 这个,大概就是我随意玩弄她的报应了吧?

秋(全)

说道秋天的话,果然就是大丰收了吧。

所有的植物都在这个时候结出了果实,所以说秋天这个季节来了之后,我家的阿娜温显得比以往的季节还要来的快乐。

【到底是  为什么呢   ?】

在唱歌了。

【感觉到   十分的    开心呢    ?】

面朝上,背靠着花朵的延边,下半身浸泡在蜜汁之中的阿娜温,正在轻声哼着自己的歌谣。

【因为是秋天吗?】

我看了看她。

【嘛,虽然不是会结果的类型呢,不过产蜜量好像比以往多啊。】

以前在花朵里面积蓄的花蜜量大概是在大腿附近,最近好像已经提高到了下腹的高度了。

【修斯 修斯 】

她叫着我的名字:【秋天可是结果的季节哦?快来帮我结果吧 !】

【哈?】

【花朵啊,要是只有雌蕊而没有雄蕊的话,那可不算花朵哦。】

大胆地,对我做出了挑逗的动作。阿娜温吮吸着手指,满脸期待地看着我,金黄色的粘汁沾满了胸前两团乳肉。

【真是  何等的下流啊!修斯先生。】

另一道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将头探入了我家窗户的半人马小姐,哈莉娜如此说道。

【别这么说啊,哈莉娜。刚刚可是差一点就能看到好戏了喔?你可真是扫兴呢。】

第三道声音,是住在森林南部的沙罗曼蛇,法莱姆。

【喂!继续啊!修斯先生更快扑上去啊!】

她大笑着对我说道,背后的尾巴燃烧起了兴奋的火焰。

【我是那种人吗?!】

我说道。

【下流!!】

哈莉娜捂着眼睛从窗口跑开了。

*************************************************那么,为什么我家
的门口会出现这两位呢?

要说原因的话当然就是秋天了。

丰收啊,因为是丰收嘛。既然是丰收,当然就有所谓的丰收祭了,庆祝了这一年的收成,带来了自家得意的农作物,来到我家开起了小小的晚会。这是过往几年都有的节目,今年的话,还要再多加一个人,或者说一朵花?

我家的阿娜温  嘛,虽然说刚来的时候还有些【我家突然莫名其妙入住了一个女人】这样的感觉,不过我也已经差不多接受【她是我的妻子】的设定了。
【今年还加入了一位太太喔,所以我们就多带了一些东西来呢!】

高兴地炫耀着自己带来的东西,沙罗曼蛇小姐虽然作为蜥蜴人的一种,但是她的性格比起其他的蜥蜴人还要来得开朗热烈。作为喜欢火焰与温暖的物种,她带来的也是与自己的性格与属性匹配的食物:辣椒,辛香料,烤肉。

半人马哈莉娜带来的则是一些谷类,以及从我家阿娜温那里要来的花蜜所酿成的花蜜酒。

【把话说在前头啊!】

我十分认真地说道,盯着她们两个:【不准喝醉,明白?】

【啊哈哈  】

【谁会让你看到自己喝醉的丑态啊!】

【啊拉 哈莉娜喝醉会闹酒疯吗?】

【才、才没有  】

气氛在还没开始之前就十分热烈了。

我对房间中的阿娜温说道:【你也一起出来吧?不能离开花朵太久的话,我来帮你移动出来吧?】

【嗯  】

她点了点头。

【这里这里 】

热情的法莱姆,举起了她的手:【我的力气比较大,让我来帮忙吧?】
【不要!】

阿娜温立刻缩回到了花朵里面。

嗯  毕竟是植物呢,所以害怕火焰也理所当然。

【唔  对于自家的丈夫可是很大胆呢,但是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却意外的怕生吗?】

歪着头,这样说到的法莱姆。

我吐槽道:【是你太【热】情了啊。】

【啊拉,修斯先生是在夸奖我吗?】

【  随便你怎么理解吧。】

逐渐昏黄的天色,燃烧起来的篝火,以及弥漫香气的食物。

【今晚要一直喝到早上呀!】

一开始就立刻喝了起来的法莱姆,左手握着烤肉,右手捧着碗大口大口饮着内中的花蜜酒。【噗哈——】这样的豪饮声,蜜香与酒香混合在一起,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红晕。因为沙罗曼蛇的肤色是褐色的,所以能够让褐色的浮现出醉意的红晕,看来一下子就直奔酒精的最高潮了啊。

【  不吃一点?】

我指了指那些食物,问阿娜温。

她摇了摇头,果然不是肉食系的植物呢。所有的食物之中,阿娜温中意的就只有那些果实与谷类制品。

从刚刚开始,她似乎就有变得有点儿寡言少语了?

身上的藤蔓松松地缠绕在我的手上与胳膊上,目光则一直在哈莉娜与法莱姆两人身上来回游荡。

【呒  !】

更加紧地勒住了我。

(哈哈  在担心吗?)

我靠在了阿娜温花茎的前面,静静享受这场小小的聚会。

嗯  聚会  普通的丰收祭小聚会  普通的  普通  普  噗  噗滋  噗滋、噗滋  (  水声?)

喔  好温暖  我在泡温泉吗我啊,刚刚我不是睡着了吗?记得好像是多喝了几口花蜜酒来着  哈莉娜的酿酒技术真是厉害啊  呃  下面好温暖  呃呃呃  !!

瞬间,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阿、阿娜温  快点停下  这里是外面啦  )

我对身后的阿娜温小声说道。

【呜嗯  】

回应的,是疲惫的入睡声,用双手缠绕着我的脖子入睡的阿娜温。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酒味,看起来也是因为喝了一些自己的花蜜酿成的酒所导致的?
 等等,那么我下面的——!

【呜呼呼呼  修斯先生的宝贝,终于吃到了喔 嗝  !】

【  法、法莱姆小姐  你在干什么啊   !!!】

【在做什么呢 ?】

明显还带着几分醉意的法莱姆,甩动着火红色的蜥蜴尾巴,以蜥蜴人特有的爬虫类长舌在我下面的柱身上来回舔舐着。

【如你所见啦 我在侵犯修斯先生喔 !啊呜  】

小口地将前端含了进去。

【呜哇  !】

被她用灵巧的舌端来回扫地着菇头,就像是被什么炽热而又麻痹的东西不停在敏感处抓搔的那样。

【  别这样  喂、法莱姆小姐啊啊  而且现在还——】

【——就是在外面才令人兴奋喔 你看你看,身边还有其他睡着的人呢,其中一个还是修斯先生的夫人呢  这样难道不是最棒的刺激了吗?】

她用上了自己尖锐的牙齿,小心翼翼地在菇头下方与肉茎连接的环带处刮动着。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刺激快感。

【哈呜 很早以前、我就想、呜嗯 我就想这么做了喔  修斯先生的元精  呜呼呼  要借着醉酒的时候一次将过去没有释放出来的感情一起释放出来喔,修斯先生也和我一起释放出来吧  呜嗯   】

【唔  果、果然是这种模式嘛  】

虽然一开始已经提醒过据对不准喝醉了,但是果然根据剧情的发展还是得喝醉后将我侵犯吗?

【嗯     ?】

从后面抱着我的阿娜温,还在沉睡之中。

【修 斯   ?】

在做着什么样的幸福梦境呢?呼唤着我的名字  啊啊,真是对不起啊,我的阿娜温。

我真是没用的男人啊。

或者说男人都是这样没用吧。

一旦被这种舒服的事情给抓住了,虽然一直想要抵抗来着,不过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啊。

【救、救星  没有吗  ?】

【出来吧 出来吧 ?修斯先生的美味元精,火热的元精  满满地出来吧   ?】

啊  大口地张开了嘴巴,准备接受从刚刚开始一直为我按摩的代价。
(忍、忍住啊  我啊  !!)

正当我这样告诫自己忍耐快感的时候————嗙!

敲打声。

【呜啊  】

脑袋上被打了一记的法莱姆。

【  被、被偷袭啦  好多星星  】

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真是下流呢  修斯先生  】

听这个口气,是哈莉娜小姐吗?!

【唔哦哦!救了我一命啊,干得好哈莉娜!】

【呒  】

她推开了已经昏睡了的法莱姆,然后蹲下了马的身体,人类的上半身坐立在我的股间前面。

【嗝  】

打了一个,酒气浓重的嗝。

喂喂喂,不是吧  【好  狡猾呢   修斯先生!】

语调完全飞了起来。

【只   给   法莱姆小姐,和   夫人   吗?】

【呜哇!】

被她从正面抱住了。

【我也要    啦     !】

果然还是这种发展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的话,果然胸部大的才是好女人吧 ?】

说出了平时都不会说的刷新下限的话。

看样子被阿娜温的花蜜与酒精给拉入了发情状态的哈莉娜,带着自满与醉醺醺的表情,用她那比阿娜温还要丰满的部位,将我的下体夹入了其中。

【  !!】

【啊拉啊拉?很喜欢吧,我的ㄋㄟㄋㄟ   ?】

轻轻摇动了上半身,用双手夹着自己的胸部,让双乳与我的阴茎之间变得毫无缝隙。

【呜嗯    】

低下了头伸出舌头,温暖的涎水滴落下来,渗入了乳房的夹缝之中,形成了润滑液一般的作用。

【看呀   ?这种感觉、比在阴道里面还要棒吧   ?】

愈加用力地,扭动了起来。

(啊  这个,这个受不了了  )

【精液喔  是修斯先生的精液哦  热热的精液  在我的ㄋㄟㄋㄟ中间  哈哈  !】

【呜呃  !】

一下子,就被抽空了力量那样。

第一下完毕的我,微微喘息着,原本紧紧绷住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抱着我睡着了的阿娜温,感受到了这一细微的变化。还在睡梦之中的她,【呜嗯】呻吟的一下,抱着我的力量稍微加大了一些。

【感到冷了吗  修斯  】

虽然还闭着眼睛睡觉,但是身体却向外爬出了一些,让自己的脸颊靠着我的脸颊。

【一起  温暖喔  】

伸出了舌尖,伸入我的口中,慢节奏的亲吻。

【啊拉 修斯先生真是糟糕呢  和别的女人做的同时,居然还和夫人接吻呢  】

立起了身子,还没有从醉酒之中脱出的哈莉娜,她的双手按抚在下腹那儿人类的身体与马的身体连接的中间。同时也是,性器的所在。

【这一次,就用这里的嘴巴,让修斯先生舒服  吧  咕噜、咕  呜呼   】

然后,就被反攻上来的酒精给击败了。

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呻吟后,趴在了我的身上睡着了。

(结、结束了吗  啊啊  )

****************************************************第二天。

法莱姆小姐一直睡到了中午。

最先起来的是我家的阿娜温,然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哈莉娜趴在我身上睡着的这种如此不堪的景象,生气的她用藤蔓勒紧喉咙的方式,将我粗暴地叫醒了。
【这算什么啊!!??】

吵闹着。

【明明不是有我了嘛!为什么雌蕊的话就在这里了,为什么还要去找别的花朵啊!?】

【这个  是不可抗力啊  】

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哈莉娜也被声音吵醒了。

【呜  头好痛啊  早上  !!!】

【好】字还没有说出来,立刻发现了自己与我之间的距离的哈莉娜。

【     !!!!】

沉默,并且颤抖着,持续了五秒钟。

【修斯你这个变态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用马的后蹄将我踹上了我家的屋顶。

秋天的丰收祭啊  果然,下一次果然还是把花蜜酒什么的给禁止掉吧  
冬之二今天又是一个冷冬。

大雪,虽然没有去年那样大,但是也足足堆积了一米的高度。

【冬天对我来说就是清闲的代名词啊。】

护林员的假期。

我捧着一杯热茶,坐在靠近火炉的摇摆椅上。

整个人变得懒惰了起来。

【修斯看起来好像大叔喔  】

趴在花朵边缘的阿娜温对我的这幅模样评论道。

【啰嗦!今年我可忙死了,人类的身体强度可比不上魔物啊,这是养精蓄锐的休息。】

【养精蓄锐  待会要做吗?】

【别给我老想那种事情!】

【嘁  】

失望的声音。

然后,就开始对我展开了攻势。

【冬天我都冷死了啊,修斯快点过来帮我取暖嘛 !】

【有火炉喔。】

【不要!我讨厌火!】

【靠近一点就好了。】

【不要!】

【  】

【呒  】的生气声,从阿娜温紧闭的嘴唇缝隙之中渗透了出来。

【也是呢,修斯也腻了啊,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家伙。】

【我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吗?!】

【不然你怎么解释秋天的那个事情?】

【呃  】

那个是不可抗力呢。

【那件事情啊——】

转过身来,想要再一次想她解释的我,结果迎面而来的却是阿娜温的藤蔓缠绕。

【抓 住了,修斯get!】

【什么时候  !】

【就在刚刚和修斯说话的时候哦,修斯都不看我呢,所以我就过来了啊。】
用手与藤蔓,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还沾满着新鲜花蜜的胸脯乳肉,将我的半个脑袋都夹入了其中。

【真受不了你啊  喂喂,我快不能呼吸了啊  】

我伸出了自己的手,一点一点抠掉那些缠绕着我的藤蔓。然后,回应了阿娜温的动作,用最温柔的动作、慢慢地,将她从抱了起来,从花朵中抱了出来。粘稠的花蜜,仿佛是水一样,无法在她的肌肤上停留太久,刺溜——的,滑落滴落了下去。

【嘿嘿  】

她开心地笑着,伸出手勾在了我的脖颈上。

我抱着她,坐回了椅子上面。

嘎吱、嘎吱。

因为我们两个的体重,而开始摇晃起来的摇摆椅。

【现在可是冬天喔,离开花朵外面没问题吗?】

我摸着她的发梢问道。

【没 问题哟,因为被修斯抱着嘛!可以感觉到,修斯的体温和 心跳喔!】
嘻嘻哈哈地笑着,阿娜温看起来十分享受这个,伸展着身子,试图将身体的每一处都紧紧地贴着我。

嘛,仔细想想的话,我和她在一起也已经一年了啊。

【现在回想一下  你不觉得当初我们确立关系地速度太快了吗?】

【  嗯?】

【哎呀,就是去年的冬天啦,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株特别的花朵而已。】
我盯着天花板,说道:【结果当天晚上就把我给上了呀。】

【那是因为 修斯的味道,很好闻唷 】

阿娜温笑着说道,她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缓缓打着转。缓慢而有节奏的呼吸吐息,带着浓重的花蜜味道,一下一下,刺激在我的脖颈上。

【  魔物,都是这样随便的吗?】

【才  不是喔!】

啪!

好痛,我被她弹了一下额头。

【我可不是史莱姆那种随便一个男人就能上的啊!】

生气地对我说道的阿娜温。

【因为修斯很温柔啊,就算是对着一株植物也非常温柔呢 我能够听得到唷,附近的花朵和树木都很喜欢修斯呢 】

【哎呀哎呀,是这样吗  啊哈哈  】

我被夸地有些飘飘然了。

【就这样 抱着下去,也  很舒服啊  】

阿娜温,她的语气中渐渐有了困意。

【这是 为什么呢 ?明明 都还没有结合  】

说的话,也有些慢吞吞起来。

我笑着,摸着她的脑袋,说道:【因为所谓的恋人呢,仅仅只是抱着在一起,就会感觉到很幸福啊。】

【修斯 承认了,我是修斯的恋人了吗?】

【很早以前就是了喔。】

这一次,我主动地伸出了脖子,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脸颊软软的,又有些甜蜜蜜的,温度比普通人的体温稍微低一些。

【从去年冬天的那一次之后,我们就是恋人了啊。】

看起来,我也被她在不知不觉之中给吸引住了啊。

【嘻嘻 】

阿娜温开心地笑道,【好幸福呢,被修斯抱着,还被修斯这样说  呜嗯 !】
【  你刚刚打颤了啊,果然还是冷呢。】

【才、才没有  不要放开啦,继续抱着我嘛  】

【哎呀哎呀  】

看起来,十分的迷恋我的胸怀呢。

【既然阿娜温这么说,我就不放开了。】

我说道,拉来了挂在摇摆椅边缘的小被单。

【那就一起暖和好了。】

小被单,将我与阿娜温盖住了。

保存住了,我与她之间的温度。

【嘿、嘻 和修斯,盖在一个被子里面啦 !】

【哈  】

我们,互相亲吻着。

仅此而已,温暖着对方,亲吻着对方。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喔。】

【嗯 】